首页 / 文博动态 / 媒体关注
清代四川的藏传佛寺壁画
发布日期:2020-09-24 16:17 来源:四川新闻网 分享到:

IMG_256

四川壤塘措尔基寺壁画清代

与四川内地相比,四川清代藏传佛教壁画堪称辉煌。1719世纪,四川藏区的壁画具有富丽、华贵、丰富、细腻的风格和表现形式,施用大量的金银色,涂金、磨金、点金、贴金、历粉堆金等用金技法的创造性使用,追求画面金碧辉煌的视觉效果是这一时期四川藏区壁画的显著特色。如学者所说,寺庙壁画最能体现藏区壁画艺术的辉煌成就。可以说,每一座寺院就是一座壁画博物馆。

四川藏区最精美、最完整的壁画当数现存于德格白垭寺大殿的清代唐卡壁画,它们是由八邦寺第八世司徒活佛、大画家、四川德格人司徒班钦(参见“绘画”之“唐卡与美术家”)的亲兄弟恩噶玛格勒、恩噶玛登真两人所绘。本尊类有:《怙主如意牟尼》(萨迦派主供的护法神之一)、《妙音仙女》、《孙登禄绿祖度母》(又称碣地洛林度母,是绿度母女神之一)、《毗沙门佛》(在佛教中为护法之天神,其形象多为身穿甲胄的武将,面现愤怒畏怖之相);佛类有:《普提心弥勒佛》、《菩提心惭悔佛》、《觉者白莲花佛》、《太阳坛城自醒佛》(日轮光佛)《千手千眼观世间菩萨》等,共计25幅。每一幅唐卡都用了大量的黄金,佛像面部用黄金涂抹,服饰线条均用黄金勾勒而成,且技法细腻,体现了极高的艺术价值。

德格印经院藏经库墙壁上的早期壁画,除一幅《绿度母》壁画为早期“门”派作品外,其余皆为噶孜画派早期作品。《怙主》壁画上层绘制印度84位大成就者,人物造型既不失法度又具想象力,形象生动,手法夸张。《佛本生故事》表现释迦牟尼一生的传说故事,画面以浮云、流水、树丛、山石为间隔,每个画面都是一则完整的故事。德格印经院壁画,整体气势宏伟,构图和谐、自然,色彩艳丽,强烈明快,加之主体画面有大面积着金,而使整个壁画显得更加富丽堂皇。

理塘县长青春科尔寺,主殿四壁绘满了华美艳丽精彩绝伦的佛教壁画,宫殿佛舍从门到内壁,从立柱到横梁,都绘制有风格独异的壁画,每一幅壁画都表现了一个完整的佛教故事或传说。壁画线条繁杂精细、变化多端,人物形象千姿百态、栩栩如生,且寓意深刻。一些建筑过道上有许多带有浓郁蒙古色彩的壁画,虽然暗淡陈旧,部分颜料已经脱落,但人物造型精巧别致,栩栩如生,依然美艳绝伦。

甘孜县白利寺壁画是唯一入选《美术辞林·中国绘画卷》(上)的四川清代壁画,白利寺为喇嘛教寺院,第一层为主要建筑佛殿,墙为土夯,面阔五间,殿内檐柱、雀替、椽头均施以彩画。老檐内为在殿,墙是绘有壁画。内大殿用墙分为东西两殿,殿柱纵横排列,壁画鲜艳,保存完好。

马尔康县草登乡草登寺,其正殿的第2层内天井左、右、后三侧壁上绘度母及有关度母的佛经故事。小经堂(在2楼)进门两侧壁上绘有15幅护法金刚像,经堂内两侧壁上都绘有佛经故事。住房的经堂内也有佛经故事壁画,均精美。正殿内前壁上彩绘四大天王像,以绿色为基调,间辅以兰、白二色,结构严谨,线条流畅若行云流水,神情并茂,堪为藏族古代壁画艺术的代表性杰作。

康定县塔公寺大雄宝殿四周的壁画,题材十分广泛,历史事件、人物传记、宗教教义、民间传说、神话故事等等,最主要的内容是宗教画,绘制的是佛、菩萨、天王、度母、天女和护法神等造像。

壤塘县杜柯乡西穷寺,其经堂大门两侧绘有护法神像,两侧壁及正壁上绘有佛经故事,经堂第2层内天井左、右、后壁板墙上亦彩绘有千佛像及其他佛像,均极精美。

小金县结斯乡结斯寺,始建于清同治年间,其正殿门厅四壁佛经故事画共计87平方米有余,正殿经堂天井四周壁上之佛经故事画亦多达34平方米,甚为壮观。

甘孜州道孚县协德乡惠远寺殿内梁柱、外檐部椽头、雀替、门框等均施以彩画,图案繁华,色彩艳丽,系清代所绘。

德格县拉则寺百年前建造的格萨尔小殿中有格萨尔壁画,保存完好。

炉霍县寿灵寺大经堂四周墙壁和正门外走廊的壁画:四大天王、阎王及十殿的内容,特别的是有表现炉霍土司经历、家族和属下各大头人内容的壁画。

道孚县灵雀寺大殿四壁彩绘有巴桑处雄(释迦牟尼生平)的壁画。

德格县更庆寺和古基贡寺有《格萨尔》壁画。

另外,德格八邦寺、德格岔岔寺和竹庆寺、白玉噶拖寺、丹巴松安寺、若尔盖苟象寺、马尔康西斯岗寺、壤塘棒托寺、理县喇嘛寺等寺庙,也有壁画。

当然,四川藏区虽有以上所述藏传佛教壁画,但它们在中国藏传佛教壁画中并不突出,比起西藏、青海、甘肃等地,其成就也不大。《中国壁画全集》之《藏传寺院》四卷没有收录四川藏区的一幅壁画。

藏传佛教寺庙的壁画作者,既有出自寺庙的精通工巧明的高僧大德(参见“唐卡及美术家”),更多的则是普通民间画工,所以寺庙壁画是大众化的艺术结晶,它充分显示出藏族人民的创造才能、艺术境界和审美情趣。

本文摘自《四川美术史》(下册.元明清卷,巴蜀书社2020年)第504506页。

[上一篇]:
[下一篇]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