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/ 文博动态 / 媒体关注
黄辉:明代四川(南充)大书法家
发布日期:2020-09-24 16:02 来源:四川新闻网 分享到:

黄辉(15551612),字平倩,一字昭素,号慎轩,又号无知居士、云水道人,四川南充人。父黄子元,官湖广御史。他自幼聪明机警,记忆力强,被视为神童。15岁中解元(四川乡试第一),31岁中进士,选翰林院庶吉士,为编修。迁右春坊右中允,为皇长子讲官,即后来光宗皇帝的老师。后遭劾去职,归乡闲居,万历三十九年(1611)复官,又升少詹事兼侍读学士,翌年病卒,归葬于家乡南充县走马乡黄家坝(今南充市高坪区走马乡和兴观村木家坝)。史载著作有《铁庵集》、《平倩逸稿》、《慎轩文集》等,传世著作仅有《黄太史怡春堂藏稿》六卷。明代末年杰出的画家陈洪绶的代表之作《雅集图卷》中就绘有黄辉(昭素)的人物形象。作品曾被清宫收藏。他是晚明著名的居士之一,即士大夫阶层中奉持佛法、研究经典者。

黄辉工诗善书,在当时已负盛名。黄辉的书法在明代最为推崇者是明代文学家、“公安派”领袖之一的袁中道,他的评语也最多。黄辉本身是公安派的主要成员。在《书黄平倩楷书心经后》,袁中道说:“王灵和草书第一,行书次之,真书又次之。予于平倩(即黄辉)亦云。是书得小字如大字法,严而不局,老而带媚,妙处不减灵和”。还有:“书《归去来词》,遒古柔媚,妙有灵和笔意”,“博闻穷尔雅,妙迹继灵和”。袁中道将黄、董(其昌)两人并称,说:“黄平倩、董玄宰,真可追配古人。玄宰穷其法,平倩出己意穷其趣”。二人书法相比,各有所长,而黄辉书法似更具个性。袁中道甚至还说黄氏之书法在董其昌之上,“字法愈出愈奇,决当为本朝第一”。这应该是过誉之词了。

IMG_256

(明)黄辉《致忍菴三贴》纸本行书纵29厘米横60.8厘米

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黄辉擅长楷书、行书。《明史文苑传》称:“时同馆中,诗文推陶望龄,书画推董其昌,(黄)辉诗及书与齐名”,把黄辉放在与董其昌齐名的位置上。清初诗坛的盟主之一的钱谦益曰:“己丑同馆者,诗文推陶周望,书画推董玄宰。而平倩之诗与书与之齐名”。陶周望系文学流派公安派的主将,董玄宰即明代著名书法家董其昌,而黄辉诗与陶望龄齐名,书法与董其昌齐名,故人们称誉黄辉是“诗书双绝”。。《御定佩文斋书书谱》称:“辉楷法钟元常,亦作行书。黄昭素独操机杼,而置古帖中亦不可复辨”。其行草书主要是学宋人,董其昌曾曰:“昭素与余同馆时,好写苏玉局体,可以《黄州寒食帖》真迹为最”。《玉剑尊闻》曰:“昭素独操机杼,而置古帖中,亦不可复辨”。周之士《游鹤堂墨薮》谓其:“书老于笔而深于学,挥运所及,辄自成体,云卷雾收,令人心醉”。明蔡元履评其书法云:“苍奥之气,出剡楮外,渊逸生动。想其风行腕指时”。近现代赞誉更盛,当代著名学者、书法家吴丈蜀赞黄辉说:“从今诗苑书坛史,记下东坡第二人”。近代名人胡厥文说:“明太史黄辉的墨宝,诗既清新,字尤瑰丽,至宝也”。近代名人胡子昂称:“明太史黄辉的诗和书法堪称珍品”。黄辉是明代万历年间公安派活跃人物之一,是性灵书派的代表人物。

黄辉作品被多种书籍收录。1987年巴蜀书社作为《历代碑帖墨迹丛书》之一出版有《黄辉行书帖》,26页,此册属自书诗册,据四川省博物馆藏俞雨庭先生捐献本影印。《中国美术全集》收录有他的《五言律诗》。《历代行书著名碑帖》收录其《行书酌盘龙岩泉诗》轴。《中国书法名作大典》收录《行书秋日牡丹诗》,等。《中国书法史》有专节介绍。

黄辉传世作品非常少,分别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,共5件,分别是:《行书栈阁杂诗》、《行书顾仲方山水歌》、《草书近作诗》、《行书致愚庵法主札》、《行书寿表年伯》);四川省博物馆,共3件,《行书自作诗》、《行书酌盘龙岩泉诗》、《草书宿龙门寺登楠乐山自怀诗》,另外,上海博物馆有《行书七律诗》,天津市历史博物馆有《行书游盘龙岩五言律诗》,广东省博物馆有《行书秋日牡丹诗》,重庆市博物馆有《行书后赤壁赋》,甘肃省博物馆有《行书自书诗》,台北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有《行草古偈二首并识语》)。以上14件中,明署年月的有8件。最早作于庚子(1600),为《行书栈阁杂诗》卷,时黄辉在北京,年46;最晚作于己酉(1609),为《行书自书诗》卷,时在故里,年55。幅式:轴2,卷6,册6。其中卷册为多,多书写自作诗文。书体分别为:行书11件,草书2件,行草1件。

除了以上14件作品,北京故宫博物院还藏有《送胥德夫使晌苏州便还邑中诗卷》,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《七言律诗页》,上海博物馆藏有草书扇页1件,重庆市博物馆藏有草书扇页2件(1951年申彦丞捐献)。此外,在《书法丛刊》(1999年第2期)上也刊登了黄辉的另一件同名作品《游盘龙岩诗》。在民间的私人收藏家中的作品有:《黄辉行书五律诗轴》、《行书七言诗二首》。除了可见的墨迹外,《丛帖目》中还记载了另外三件作品《黄辉碧云天词》(此件作品在《四库全书》中亦有记载)、《黄辉与愚庵法主书三通·悲哭帖》、《黄辉游滴水严寺五律二首并跋》。而《四库全书》还记载了黄辉的另一件《蜘蛛塔碑》。湖北荆门有行书《蒙泉碑》,河南辉县百泉黄辉题诗碑,七言律诗一首,书法脱俗超群。媚丽中见刚劲。

据载,北京故宫博物院还藏有1件作品《致忍菴三贴》,纸本,行书,纵29厘米,横60.8厘米,一页(盒装)。

如此算来,黄辉目前传世的所有作品(含碑刻)共计有27件。

由于目前对黄辉的书法没有系统研究,其作品散落各处,笔者也无更多精力一一论证,本书只能点到为止。

《行书自书诗》卷引首长1275厘米,宽27厘米,书心长270厘米。纸本。甘肃省博物馆所藏。引首为浅蓝色洒金笺,榜书“乱石惊涛”,笔势奔放,有飞动跳越之势。此卷自书七律4首,合题款46行,250字。书于己酉(1609)。此卷的书法,峭拔遒逸,尤见老练。而诗书并美,堪称珍品,是存世的黄辉书迹中最晚的一件作品,代表了黄辉晚年的艺术水平:用笔上不求工拙,写得道古柔媚,渊逸生动,卷面的苍奥之气扑鼻而来。他晚年的作品虽然不及中年时期的细腻醇雅,但却是生动灵和,有大开大合之境。是国家一级文物。

《行书栈阁杂诗》卷,纸本,纵30.5厘米,横566厘米。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。全卷书诗13首,五律,七律,所书诗都是往还蜀京途中触景之作。全卷98行,计600字(包括两个点去的字),是一幅较长的卷。此卷字数多,随意写来,时小时大,时密时疏,错落有致。行书间有草书,亦偶见章草笔意。笔法多变,起落转折,均见运腕之功。此卷在黄辉存世的书法作品中是值得珍视的精品,对于研究他的书法艺术更有重要的意义。

《行书自作诗》,纸本(黄纸),四川省博物院藏。共12页。每页纵28.3厘米,横35厘米。每页6行,每行46字不等,除了第一页第二行的一个“园”字已剥蚀外,其余近300字都完整无损。该册书作者自作五言律诗7首,其中5首咏山水,1首赠别,1首抒怀。该册书写于万历丁未(1607),黄辉时年48岁,正当中年。用笔俊迈,布局疏朗,行气脱略,韵致潇洒,墨法圆润,风格逼似米芾。书与诗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,达到了炉火纯青、出神入化的境地。书册后有当代书法家、诗人吴丈蜀题诗及胡厥文、胡子昂跋语。吴丈蜀诗云:“三百余年劫后存,世传孤本更堪珍。从今诗苑书坛史,记下东坡第二人”。胡厥文跋:“明太史黄辉的墨宝,诗既清新,字尤瑰丽,至宝也”。胡子昂跋:“明太史黄辉的诗和书法堪称珍品”。黄辉书法传世甚少,似此精品,国内罕见。

《行书酌盘龙岩泉诗》轴,纸本,纵104厘米,横34.94厘米,。四川省博物院藏。全卷47字。释文如下:“石髓从君剖,何如玉乳香。额珠光直射,胆镜影横张。预露飞龙沫,寒星洗鹄浆。一杯和笑酌,分得道人粮。酌盘龙岩泉。黄辉”。该书笔力雄健、潇洒,气势磅礴,飘逸而厚重,一笔一划有千霆万钧之势。笔意流畅,兴之所至,任其自然。前后笔势连贯,一气呵成,略无凝滞,浑然一体。魄力、神韵,在文徵明、董其昌之上。书家在姿愈挥洒中,显出他特有的意趣,无论运笔结体或者分行布白,都有独到之处。尤其值得指出的是:能在寻丈的纸幅上,作字径五六寸的大行草书,挥洒自如,写得那么轻松惬意,若无深厚的功力,实难做到。似此巨幅上乘之作,堪称国宝。此行书收入《历代行书著名碑帖》。

IMG_257

(明)黄辉《酌盘龙岩泉诗》四川省博物院藏

《送胥德夫使饷苏州便还邑中诗卷》,纸本,行书。共40行,122字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本卷所书,用笔沉稳而健,走笔爽利而朗,意态纵横,不拘绝墨。开篇结字尚俊雅,随着诗意的展开,枯笔渐多,字形也渐放纵,数字枯笔缠绕,浓淡的对比强烈。篇末,以雄健的笔触收笔。诗情笔意完美相融。本幅是黄辉的精品之作,较之工整帖学一路的作品更为光彩照人。

《行草古偈二首并识语》卷,纸本,纵26.5厘米,横232厘米。书于万历戊申(1608年)。现藏台北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。此卷是写给河南伏牛山一位名叫“体复”的僧人的。卷中行草书古偈七言四句二首,合识语及署款共36行,233字。此卷既有小字,又有大字。大字行书“百城烟水”四字,下笔挥洒自如,笔锋自然流露,平斜见腕力,转折见指功,结体似剞欲正,尤得天然之趣。题款“慎轩”二字,破锋残墨,亦见天真。卷身行草小字,字字可见运腕运指之功,而运笔确“得小字如大字法”。笔法纯熟老练,随意挥洒,字字飞动,通体流畅,又确合“严而不局,老而带媚”。而字与字、行与行之间,疏密纵横,尤得布局之妙。墨色整体稍浓,更有光泽,观之便令人悦目赏心。此卷是黄辉晚年书法的得意之作。《草书宿龙门寺登楠乐山自怀诗》,绫本,共二页。每页纵27.2厘米,横15厘米。四川省博物院藏。书作者自作七言律诗两首,一首为“宿龙门寺有怀”,一首为“登楠乐山”。该草书书册气足神充,雄奇峭拔.与他所书行书诗册、巨幅中堂相映生辉,叹为观止。

《七言律诗页》,纸本,行书。3()×436cm。凡8行,计56字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。本幅行书偏于楷,点画极有规矩,用笔温润丰腴,有苏书痕迹,结体偏扁亦类苏,行距宽疏行笔从容,表现出浓厚的书卷气息。

《行书秋日牡丹诗》收录于《中国书法名作大典》,此书风神朴茂,用笔圆润劲健,在晚明书风中别开生面。

除了以上作品,还有黄辉书丹的刻石拓片《慈慧寺园地碑》,北图拓片58-136

黄辉的作品近年来陆续有发现,如拍卖,黄辉1609年作《行书七言诗二首》在20091月西冷拍卖会上成交268800元。还有跋语,如辽宁省博物馆藏孙过庭(传)《千字文》后。相信随着时间过去,黄辉会有更多的作品出世,作为一代名人,黄辉应该不止于仅创作以上作品。

黄辉是我国1617世纪之交的一位享有盛誉的大书法家,他与董其昌年相若,同以书法名于万历中,书法在当时都有较大的影响。但时到今日,董其昌的书法享誉海内外,成为与米芾、赵孟頫并称的大书法家,名气远远超过黄辉。原因在于:董其昌当时官居礼部尚书,地位显赫,特别是清康熙帝偏爱董书成癖,对董书近乎“狂热”的提倡,董其昌的名望就更加风行草偃,影响深远,致使士子执管,莫不习董,豪贵巨富,竞相购求,因之全国靡然成风。董其昌终年82岁,他的作品流传很广,董书的流风余韵,至今犹为人称道。相比之下,黄辉作品极少,四川又较偏远,所以,人们对黄辉知之甚少,在书法史上没有一席之地。从传世书迹来看,存世的董书至少数以百计,而黄辉作品仅仅区区20余件。有人称:黄辉的书法既有学养气,又具书家情性,其书名在后世不显,但水准实在邢侗、米万钟之上。黄辉以他的作品雄辩地表明,他在书法方面的卓越成就,将在我国书法史上占有光辉的篇章。

当然,对黄辉的书法地位,有人也有不同看法,如说“黄平倩、董玄宰(其昌)真可追配古人”,实有过誉。黄辉书法当时虽受时人推捧,实际上艺术境界并不是很高。

本文摘自《四川美术史》(下册.元明清卷,巴蜀书社2020年)第135142页。

[上一篇]:
[下一篇]: